logo logo

微博

微博

微信

微信

APP

APP

首页 > 时评

委内瑞拉变局的原因何在?丨凤凰网评论

时间:2019-08-13 11:11:10   点击数:142   来源:本站

  当地时间1月23日,委内瑞拉反对党领袖、委内瑞拉议会主席瓜伊多宣称为该国“临时总统”。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及拉美多国很快表示承认,美国官员还敦促马杜罗和平转移权力。而马杜罗同一天宣布委内瑞拉与美国断绝外交关系,给美国人员72小时离开委内瑞拉。但是,美国不承认马杜罗为总统并拒绝撤离大使馆人员。

  委内瑞拉此次危机,起因于2018年5月的总统大选,但危机的种子早早埋下。1958年,委内瑞拉建立了维护宪政、反对、奉行合作与妥协精神的蓬托菲霍体系。在《委内瑞拉蓬托菲霍体系的创立、制度化及其缺陷》一文中,西南科技大学拉丁美洲研究中心许丰博士认为在两党制下,委内瑞拉庇护主义、特权和盛行。1998年大选中,查韦斯旗帜鲜明地提出反腐,赢得了委内瑞拉工人阶级和大量的低收入人口的支持,当选总统,开始了广泛地社会制度转变。委内瑞拉从实施自由市场经济逐渐转变为准社会主义,制定了收入重新分配和社会福利计划。在外交上,查韦斯断绝了委内瑞拉原本与美国和欧洲的战略利益连结,并且在国际上反抗华盛顿共识和美国外交政策。

  在查韦斯当政期间,委内瑞拉政府以激进的方式重新分配经济资源。石油是委内瑞拉的支柱性经济产业,委内瑞拉政府首先将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收归国有,2001 年又颁布《新石油法》,加强国家对油气产业控制。2005年,委内瑞拉政府推出《新国有化》,要求在委内瑞拉运营的外国石油公司必须与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合资经营,在新组建的合资公司中,委方占股不低于60%。

  在民生方面,委内瑞拉政府推出大量社会计划,涵盖教育、医疗、住房等公共领域,公共资源最大限度地用于社会底层。但是,这些社会计划并非全部无条件提供给民众。例如,在政府推行的住房计划中,居住者可能需要参加政府组织的活动或集会才能获得居住的机会。

  大幅度的国有化使得国有企业和公有制企业不必面临市场竞争的压力,由此失去了追逐商业利润的动力,这导致这些企业生产和经营效率低下。由于委内瑞拉政府推行的社会计划耗资巨大,向底层民众提供的福利远远高于委内瑞拉经济发展所能承受的水平,这让委内瑞拉政府在财政上不堪重负。2015 年,国际原油价格低迷导致委内瑞拉的财政收入大幅缩水,但其公共开支仍占国民生产总值的46. 2%,财政赤字高达国民生产总值的21%。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周楠在2017年发表的论文《委内瑞拉“查韦斯主义”的兴起及其现实影响》中指出,这些福利政策仍然导致了一些计划缩水、延后或停滞。而一些计划让委内瑞拉民众习惯了依赖政府馈赠生活,而不是自己创造财富。

  作为查韦斯的副手和人,马杜罗一直是查韦斯的政策的坚定支持者和忠实执行人。2013年查韦斯去世后,马杜罗在大选中胜出。他曾在多次演讲中表示,将继续走查韦斯主义和玻利瓦尔道路。马杜罗当政期间,政府预算依然向社会和民生领域倾斜,先后出台了“食品计划”、“消除极端贫困运动”、“大住房计划”、“祖国家庭使命”等项目,向民众提供食物、住房等。政府通过价格管制来控制物价,通过外汇管制来遏制资金外流,通过没收、征用等强制性行政手段打击私有产业。但是,查韦斯、马杜罗政府将大量资源用于民生,这大大影响了经济领域再生产所需要的投资。与2013 年相比,2017 年委内瑞拉国内生产总值萎缩了33. 74%。

  另一方面,委内瑞拉的却愈演愈烈。根据“透明国际”统计,20 世纪90 年代后期,委内瑞拉是世界上程度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近20 年来,委内瑞拉进一步恶化。“透明国际”2017年的报告显示,委内瑞拉清廉指数在176个国家中排名第166 位,在拉美和加勒比国家中倒数第一。

  长期的经济、社会危机引发了执政阵营和反对派阵营之间激烈的对抗,大规模的、、在委内瑞拉频繁发生。2015 年底,反对派赢得了国会多数席位,双方在国会职权、地方选举及经济问题上斗争激烈。2016年,马杜罗控制的委内瑞拉最高法院剥夺了国会处理经济问题的权力,2017 年5 月,马杜罗提出以重新制宪的方式来解决国内危机,遭到反对派的反对。8 月初,制宪大会正式成立,进一步削弱国会的力量。2017年3月,最高法院裁定国会解散,后来因国际谴责而撤销这一裁定,但仍大幅削减了国会议员的权力。而马杜罗一直通给军方将领授予关键的经济职位,以换取军方支持。

  按照包刚升《崩溃的学》一书的理论,高度的选民导致严重的冲突,而离心型体制无法塑造有效的国家能力,两者的结合倾向于导致政体的崩溃。通常,形成危机的原因有两个:一、冲突——一般表现为两个或数个集团之间激烈的对抗,而这种对抗的产生,是因为社会或不同选民集团存在严重的。二、政体下国家或政府没有能力去缓和、平息或解决这种严重的冲突。以委内瑞拉为例,马杜罗领导的统一社会主义党,与瓜伊多为代表的反对派阵营显然极端对立,两者矛盾已经难以调和。委内瑞拉为何会走到这一步?无疑,这与该国近年来各种政策变革有关。

  马杜罗加强政府权力的一些政策,让瓜伊多等反对派力量进一步集合起来。2018年12月,瓜伊多被选为委内瑞拉国会议长。在上,瓜伊多主张权力下放,提倡市场经济。这与马杜罗政府的施政纲领大相径庭。可以预料,无论委内瑞拉的局势下一步怎样发展,其制度巩固、政府治理都是重要问题——没有的稳定,也就没有经济的良性发展。

  委内瑞拉正位于十字路口,其命运如何尚未有定数,但其悲剧说明,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稳定是关键,发展经济是首要,社会和谐是基础。三者缺一不可。

推荐阅读

更多